邱阿彻0504

fw 。 lyf,wlk中心,凹凸都吃,超级虚荣 反响好才有动力
拒绝互攻和玛丽苏 丑化我担你就死
双标

叛将01

☆前言

黄烟又一层层铺卷上来,城墙上的那抹亮色也微蒙了尘。

在朝霞的三拼五凑的颜色渲染下,橙红的云块与他随意束起却偶然融入色块中的发丝一块模糊起来,仿佛满目间只剩这抹朱砂。

他脱下常年在身被洗得略发白的姜黄——前几年看还是暖黄的大褂。

我是散漫惯了的,作为一个谋士本也不必套上这身铁甲。

可他皱了眉,虽然他的眉头在我面前也没展开过,他说啊我这样能死得慢些,毕竟他要为这满营军士探开这地府路,得先到这地底下了。离我这用不惯的啰啰远点,他好再找个更顺心的使唤。

他也说得不错,擒贼先擒王,这叛首一被平,这硝烟沙土也就歇了。

铁蹄击打过尘面,掀起的漫天黄沙子东边的边角弥漫沿噬开来,追的霞云也无处可藏。

他来了。他来找他了,为得却依旧不是他。

这次,他是叛国乱党,他是平乱将首;这年,槐花窜枝头,夏蝉蛰伏也探开了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☆ Chapter 1

今年的元宵分外热闹,坐在冷清的偏殿里也能往外看见节日的焰火,皇子所里少有这的清净,兴许这太一神今个看这里不紧不忙的舒服,就多给这撒点福分。

听昨日来送份例的小三子嘀咕,这热闹的缘故不过是出了位文武双全的状元公,按我家这位爷讲,又不是男女通吃有啥稀罕,三年后又有谁记得。

我轻巧呼了口气在寒夜里转瞬就化了白霜,不由瑟缩了两下,抬头向很是有闲心正三两下嗑出一地瓜子壳的莫四爷——紫禁城里最臭名昭著的皇子莫关山那瞧上了一眼,石青色的身影侧卧在院内的老槐树上,不是一般滋润。

热闹点也好,至少这送来的瓜子味道较往年可很是好上一遭。

三两点月光摇曳,看时候已是不早,他便起身自枝丫上施然一跃,殷红的碎发随着下落四散开来,其中的一束堪堪然掠过我的面颊,仿若恍惚间鼻尖嗅起一缕海棠香。

明明再过两日就要及冠的人还是这么冒失,嗯,作为一个近侍也该尽点职责:“一会赴宴,好歹带个扶额吧。”他用看啰嗦老嬷嬷的神色不屑地扫过我一眼后便摆摆手,“得了吧,爷什么装束没人敢管,看了咱就回。”

夜色里他的神情有些晦暗不清,视力极好的我却看不清他嘴角突现的涩意为何。

不经意地拍打掉石青色衣袍上的枯叶,他的手腕随即搭在了我的肩上,力度时轻时重,不确定的力度就像他这时飘忽的思绪让我捉摸不透。

棠香馝馞间,这偌大的宫城于他却恍若不见。

“快些吧,可没人乐意等你四皇子。”我实在不喜欢刚刚漆黑暗沉的天色,想让它多吐露出几点星光。

可他迟迟没有回应,偏过脑袋去看他,他带着异族特征的茶色双眸此时染上了厚重的鸦青,紧紧盯着不远处官灯下的一处暗沉,那儿什么也没有。

 我拉过他的衣袖,寒冬里略单薄的青袍摸起来有些湿冷。他这才将将回过神来,我语气不似刚才轻快地将话又重复了一遍,他搂我的力度猛然大了些,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到了我肩上。

“别介,就发了会呆,你丫就给爷脸色看啊,小丹子!”

听着佯装恼怒乍一听像“小呆子”的语调,我坦然笑过,这才是正常的嘛。肺腑里悠悠淌过一股暖意,“小酖子哪敢给莫四爷气受,想您……”

“闭嘴!还他妈瞎掰扯爷那名声,真是不敢个屁!你朱酖都骑爷头上来了!”

“诶,莫关山你还真气上了啊!”

……

偏远的宫苑里只有夜色的浓黑和月光照在皑皑白雪上的银光,衣衫抖动,一片墨色的下摆不带星点响动地掠过朱色高墙,带走一缕海棠香的发丝。

耳边微动,我转身再望去——几只见人离开的青黑鹎雀自墙边跃下啄食起树下“王八”字样的瓜子壳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TBC
我真是太短小了....这还是一个月前写的QAQ
发出来督促下自己 
喜欢就给我留评好不好~

评论(3)
热度(16)

© 邱阿彻0504 | Powered by LOFTER